<acronym id="clcr4"><bdo id="clcr4"></bdo></acronym>
    1. <s id="clcr4"><meter id="clcr4"></meter></s>
  • <output id="clcr4"></output>
    <output id="clcr4"></output><output id="clcr4"></output>

      <wbr id="clcr4"><nav id="clcr4"><em id="clcr4"></em></nav></wbr>
        1. 客戶體驗:我家菲傭玫瑰姐

          新聞間隔條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媽是個勤勞標準又高的人,凡事喜歡自己動手。所以即使她身體并不太好,工作異常繁忙,也沒耽誤她一直做個驕傲的理家小能手,只在我高考前特殊時期短暫請過幫手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有了大寶之后情況變了,一家人手忙腳亂,只好找起了幫手。

          客戶體驗:我家菲傭玫瑰姐

                 不知是我們倒霉還是太挑剔,一年多換了7、8個保姆/小時工,最長的5個月,最短的幾天。以至于我和朋友打電話她會問“換保姆了吧?”在我夸她神機妙算時說“按你以前頻率最近差不多該換了。”

                 用不長的阿姨們,各類原因都有,撿重點說吧:

                 阿姨一:熱愛考證,請假頻繁。臨時電話或短信告知就晚來了。前兩次我們什么都沒說,我媽甚至包子到給她做飯并留好午飯。終于有一次她說晚到結果下午4點才來。她是不住家保姆工作時間朝9晚5,那天她到我家時連衣服都懶得換,進廚房看飯菜已做好,默默把菜熱了熱就回家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雖然持續學習是件好事,可總是利用工作時間考證并晚來我們還是很難接受,就請這位愛考證的阿姨離開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阿姨二:東北老鄉。第一天來很勤勞,里里外外擦了個遍,連門框都擦了,差點兒要擦水晶燈。第二天開始上下午各一次要求下樓放風,每次十幾分鐘,回來時一身濃重的煙味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哭笑不得,這不是東北著名的三大怪之一嘛!“窗戶紙糊在外,養個孩子吊起來,大姑娘叼著大煙袋”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阿姨的老公兒子都管不了我們硬讓她戒掉也難,只好要求她上班時間不要抽煙??蓭缀跻惠呑拥睦狭晳T了,煙癮上來阿姨開始要求下樓倒垃圾。還是一天兩次,回來時依舊帶著散不去的煙味。那時大寶才幾個月,盡管這位阿姨人挺樸實,東北菜做的也不錯,我們還是請她走人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阿姨三:來了一個多月后,偶有幾次晚餐菜里吃出砂礫。有一回我進廚房正好她在洗菜,親眼目睹她旋開水龍頭,手捏一把蔬菜流水“嘩嘩嘩”沖了幾下,甩一甩就濕淋淋的就放到菜板上開切。這樣洗完的菜能沒沙嗎?想想阿姨總是趕著回家給她老公做飯,晚飯也不在我家吃,就這么對付我們,心里還是挺難接受的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阿姨四、五、六:

                 -我最討厭換床單了,我自己家都不怎么換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-好像也沒什么別的活兒了,晚飯你自己做吧,我去逛逛商場先走了啊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-菜不咸啊,我還嫌太淡呢,都少放好幾勺鹽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也有幸運的朋友第一個阿姨就各方面都滿意,盡心盡力合作了好幾年。也有比我們更不走運,從有娃開始跟月嫂、育兒嫂、保姆小時工斗智斗勇好幾年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難怪有人說,現在找個靠譜的保姆比找靠譜的老公都難!

                 北京換阿姨沒賠償金,新阿姨可能第二天就能上崗。香港就不同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先是中介費小一萬,再是繁復的一系列手續:用工合同、體檢、簽證、機票、保險,都辦完再等2-3個月,新菲傭才能到家。時間、經濟成本都很高,若是兩年合約未滿就辭退還需支付賠償金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所以我帶大寶來香港前,雖然用人心切也不敢太草率。直到面試玫瑰姐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玫瑰淺棕色皮膚,大大的眼睛,人長得很美。只是又瘦又小,長期營養不良疲勞過度的樣子。大寶是個顏控,喜歡看俊男靚女(話說誰不喜歡呢?)所以我覺得玫瑰應該能和小孩子合得來,對她也挺有好感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她雖然看起來人很漂亮聰明,但極不自信??s著脖子低著頭,說話聲音小到聽不到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玫瑰最開始在中東給一個大使家庭工作。完約后聽說香港可以多賺1千多,加上中東有些動蕩危險,就開始來香港工作。先后在香港本地人和一家香港出生的印度人家工作了快6年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和梁先生沒有雇傭外傭的經驗。玫瑰看起來平平,也沒什么特別之處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不過相比我們見過的其他工人,她年輕,學歷不錯,英文也標準。想到大寶正處在學語言的敏感期,我們希望找個英文標準受教育程度高些的工人,畢竟和大寶朝夕相處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那時我在孕期,家里還有很快要Terrible two的頑皮大寶,本地經驗豐富的完約工人都不愿意到我們家來。請工人也看運氣,我們就決定賭一賭,跟玫瑰簽約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兩個多月后,玫瑰正式到我家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那天晚上剛好我和梁先生在家里宴請朋友。玫瑰本該傍晚就到卻一直聯系不上。電話不通What’s App不回。晚上10點多才收到她的短信,說因特殊情況耽擱了非常抱歉,到家再解釋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午夜已過她還沒到,我讓第二天要上班的梁先生去睡覺,自己等她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凌晨1點走廊傳來她的腳步和輕輕敲門聲。我打開門,她拖著碩大的行李箱站在門口,眼睛紅紅滿臉疲憊,比我印象中面試時更小更瘦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進門開始道歉。其實很早就出發了,馬尼拉機場長長的安檢隊伍幾個小時都不動。和她同行的還有十幾個同來香港打工的伙伴們,雇主們都等著呢,她們也急。幾次上前詢問都被工作人員以各種理由駁回,以至錯過了飛機,被機場改了晚上的航班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盡管我會補貼她當日本地交通費,為了省錢她還是做了最便宜的大巴。先到中環,再費力折騰到我家已是2個多小時之后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帶她到廚房端出給她留的菜。在她放好東西去洗手間時,新煮給她的米飯也熟了。我拿起碗準備盛給她,她聽到聲音光著腳從房間飛奔出來:Mam, let me, please… (太太,請讓我自己來)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說好,那我離開前你還有什么問題嗎?

                 她環顧四周只問了我一句話:等下用這塊布這個清潔劑,這樣收拾,對的嗎?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心想菲傭果然專業,先關注怎樣清潔怎么收拾,回答是就回房休息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和我們在北京找的大多數阿姨相比,玫瑰畢竟年輕有活力。一周之后大寶開始和她越來越熟悉,玩得越來越好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半個月后玫瑰臉色開始紅潤起來,胖了很多,衣服穿起來緊邦邦的。笑容多了,身板兒直了,人也開朗起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在我媽的指導下她中國菜越做越好。有時還照菜譜超常發揮一下。除了偶爾溝通不便,大多數時候還是讓人滿意的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不過玫瑰也僅僅比我大一歲。偶爾會發懶,會笨笨的犯錯。她家鄉在鄉下,很多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東西她都沒接觸過。我又有點馬虎,偶爾忘了交代,也頗上演了幾回危急情況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一次帶二寶出門前交待玫瑰灌了一壺熱水。我媽想起玫瑰曾經沒擰緊蓋子水灑得滿包都是,就讓我檢查一下。我拿起水壺,嘩啦一下剛灌的滾水澆在我左手上,燙得我哇哇大叫。原來這回她雖然擰緊了蓋子,卻沒按下鎖水按鈕,半壺水就這樣澆在我手上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當時在北京,我爸馬上開車帶我們去買燙傷藥。本來我非常生氣想多說她幾句,藥買到后她給我涂時我發現她另外一只手抖抖的,想必確實有些害怕又擔心。就沒忍心說她。只叮囑千萬不能再犯此類錯誤,尤其注意別燙到小孩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諸如此類粗心大意還有幾次,此外因為不認識而放壞冰箱里的東西,提醒幾次也記不住,累了會午休1個小時不敲門不出來。我自己經常操心,有時也生她氣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十一前我先帶小孩回北京,等梁先生幫玫瑰辦好中國簽證已是幾周后。大寶念叨她好些天了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到她來那天,我們趕緊喚大寶。大寶跑來發現Auntie真的來了,開心得沖上去和她擁抱,還不過癮,繼而跑回客廳大力拍地板,上躥下跳的慶祝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回想上次回京,讓玫瑰先把皮箱拿到大堂并等車。大寶看見玫瑰穿著整齊拉著皮箱出門,哇的一聲大哭起來,上氣不接下氣,原來他以為Auntie要走了,要離開我們家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和姥姥又羨慕又嫉妒:好像大寶見我們也沒這么開心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那一刻我基本原諒了她此前的馬虎大意,犯懶犯錯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小孩子是最真實的,尤其大寶這樣高度敏感的孩子。如果玫瑰對他哪怕有一丁點不好,他都不會如此激動和興奮。說明玫瑰真的對他好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,菲律賓政府鼓勵和輸出海外勞工。無數菲律賓女傭們一個人撐起一個家,還給經濟低迷的菲國掙回不少外匯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梁先生說他一個本地同事家的菲傭,在他家做了18年,從自己小時候到他長大成人結婚并有自己的小孩。去年他家菲傭終于決定退休回家了,聽說現在已在家鄉蓋了大房子開了大超市,是本鄉最富有的人之一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玫瑰說菲律賓工作機會很少,即使找到薪水也很低。她雖然讀了4年大學還是藥學專業,可既沒有政府背景又沒有大公司工作的親戚朋友,還是找不到工作。有了女兒之后為了更好的生活,她接受了家務培訓,在女兒10個月時把她交給媽媽,開始踏上外傭之旅。如今女兒已快10歲,她和女兒在一起的時間只有一年多。最好的青春都獻給了陌生的國家,陌生的家庭,本是陌生人的孩子們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和很多菲律賓姑娘們一樣,她輾轉過幾個不同的家庭。適應他們的生活習慣,飲食習慣。玫瑰很聰明,學習能力也強。會做Pizza,會烤甜點,會做印度人天天吃的Charpati,我曾開玩笑說她現在又新增一個本領 - 會做拿手的中國菜,包括川、東北、粵菜系。倘若離開我家再“搵工”會相當搶手。不過我自然是舍不得她走的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現代社會對女性的要求不低。表面上和男性同工同酬,家務共同承擔。實際上無法忽略的女性特質,讓很多女性尤其做了媽媽之后,不可避免的在家庭、家務、子女教育上比男性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也曾信誓旦旦覺得自己是可以事業家庭兼顧的,但事實證明我既不專業也沒那么多精力和耐心。借助專業人士的力量,渡過孩子最小最難帶的幾年,哪怕只有這幾年,都已經很好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如果有很愛照顧家庭的祖父輩或能干的爸爸,自己照顧自然更好,親子時間也更多。但是如果不能,找人幫忙幾年,既解放了勞動力又緩和了家庭關系。幾年后孩子大了你會發現,這筆不菲的保姆工資,是你在孩子小的時候花的最值得的一筆錢之一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給了玫瑰足夠的信任和尊重,她也回饋給了我的家庭幾乎完善的照料和幫助。她自然不會在我家做一輩子,但共同生活的這些年,我珍惜這份緣分,分別之日,我也祝福她,希望她真的實現自己的愿望,有自己的生意,和家人團聚。

          文章標簽:

          如果您想聘請合法菲傭的話,歡迎您聯系我們菲傭家政網(www.gripbusters.com)的在線客服:17336114949,我們將為您提供一站式服務,您無需為菲傭的找尋、簽證煩憂,我們都會幫您處理好的。

          菲傭家政網二維碼? ? ? ?? 菲傭家政網二維碼

          左邊為微信公眾號,右邊為微信客服

          久久寂寞少妇成人内射_三级片视频网站_无码不卡在线_国产黄色视频在线观看
          <acronym id="clcr4"><bdo id="clcr4"></bdo></acronym>
          1. <s id="clcr4"><meter id="clcr4"></meter></s>
        2. <output id="clcr4"></output>
          <output id="clcr4"></output><output id="clcr4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<wbr id="clcr4"><nav id="clcr4"><em id="clcr4"></em></nav></wbr>